當前位置:華聲晨報網 > 新聞 > 今日聚焦 > 正文

站在秘魯庫斯科,我想到中國的明朝

0評論0時間:2017-02-16 10:26  來源:華聲晨報  作者:陳岸  點擊:次  字號:

    1487212204368395.jpg

婦女和羊駝

站在秘魯庫斯科,我想到中國的明朝

武器廣場

1487212204136694.jpg

小道一角

□陳岸

    從酒店前往機場的出租車上,我和司機用簡單的西班牙語加手勢比劃交流。司機是一個膚色黝黑的原住民大叔,當他知道我要去庫斯科時,他興奮地說:“你知道嗎,我就是來自庫斯科。庫斯科是個好地方,相信我,你會喜歡上那里的。”

    司機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可能庫斯科于他,就猶如我對于西安的感覺。歷史上,地跨厄瓜多爾、秘魯、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的印加帝國首都,就設立在庫斯科。庫斯科在克丘亞語中的意思就是“中央”。印加帝國把庫斯科看作是世界的中心,就如同華夏諸王朝曾經把中原看作成世界的中心一樣,曾經都是區域最強的帝國,但最終都有不一樣的走向和結局。

    抵達庫斯科后,我直接前往武器廣場。庫斯科的海拔有3400多米,接近于拉薩。我沒有什么高原反應,從庫斯科機場到武器廣場,一路上所見的都是低矮灰暗的磚瓦房,頗有點回到拉薩的感覺。不過,印加帝國的遺跡在沿途中沒有見到,估計留存下來的遺跡和瑪雅遺跡一樣,大部分都隱藏在交通不便的叢林或者險峻深山中。

    武器廣場與南美其他地區的武器廣場區別不大,教堂外表的顏色深沉一點,在高原陽光反射下,折射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光彩。廣場的天空像坦桑石一樣藍,像水晶一樣晶瑩透明,那一片藍中又帶著一抹清爽的白色,簡直讓人要融化在其中。

    廣場上走動的小販,帶著一頂黑色的禮帽,披著安第斯風格的圍巾,身上斜背著一個五彩大包,和羊駝站在一起的小女孩子……這一切的元素,讓廣場徹底活化起來。這里,應該與陳懋平三十幾年前來拜訪的時候,沒有什么區別吧。那個寫小說的三毛,她在1981年曾經來秘魯旅游,當時去了庫斯科和馬丘比丘。

    我站在武器廣場正中間,這里就是庫斯科的中心,西班牙入侵之前,它是美洲最大的帝國印加帝國的首都,現在只不過是從西班牙獨立出來的秘魯一個普通的旅游城市。極盛時期的印加帝國,是一個領土面積達到200萬平方公里,人口上千萬的強盛帝國,但是西班牙的征服者皮耶羅只帶領100多人的軍隊,就把這個帝國征服了。

    印加帝國被征服的原因,當然還有歐洲人帶過來的病毒蔓延造成人口減少,以及當時帝國處于內亂。最主要,處于決定地位的因素,還是文化發展上的差異。中國在春秋時代,就已經開始有史書記載歷史了,但是西班牙入侵美洲時,印加帝國還沒有自己的文字。

    中國戰國時期,鐵器就已經開始廣泛應用了,入侵的西班牙軍隊有結實的盔甲,優良的火器,而印加帝國軍隊穿的是布衣,拿的是石頭,木頭棍棒,短斧之類的武器。西班牙軍隊有馬匹用來移動和作戰,而印加帝國的軍隊靠步行前進,機動力相差太遠。雙方軍事實力相差懸殊,所以,這場戰爭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結局。

    無數場的單方面的大屠殺之后,印加帝國被西班牙殖民者征服,大部分的印加帝國人民早在西班牙入侵時,就感染了歐洲人帶過來的病毒。他們大批大批的死亡,幸存下來的人,很多又被西班牙殖民者抓到采礦場做工。少數剩下來的人被西班牙征服者強制同化,印加帝國從此成為了歷史上的絕唱。

    在西班牙征服了印加帝國以后,因為歐洲傳過來的病毒蔓延以及殖民者的殘暴統治,美洲原住民人口大量減少,但是西班牙殖民者需要人手來幫他們采礦以及在種植園工作,不夠的人手從哪里來呢?西班牙把目光轉向了中國明朝。當時,西班牙曾經計劃派遣一支艦隊聯合菲律賓殖民地駐扎的軍隊征服明朝,甚至連征服明朝以后如何計劃安排他們都已經設想好了。西班牙打算征服明朝后,從中國運送大量的勞力去美洲殖民地工作。其實,這個計劃并不是天方夜譚,征服了阿茲臺克、瑪雅、印加諸帝國的西班牙,此時已是歐洲最強大的帝國。

    西班牙實際控制土地面積是明朝的好幾倍,軍事實力遠遠強于還在做著“天朝上國,萬國來朝”美夢并自我封閉的明朝。明朝東南沿海旁邊的呂宋島,其時已被西班牙占領。西班牙已獲得了進攻明朝的跳板(20年后,明朝軍隊曾經聯合朝鮮軍隊與使用從歐洲引進火器的豐臣秀吉侵朝軍隊作戰,就吃了歐洲火器很大的苦頭。90年后,鄭成功征服臺灣時,他率領的25000人的軍隊與荷蘭人遠離本土的1500人的部隊作戰時,花了很大的精力和代價才僥幸取勝。而當時的荷蘭,只是一個不久前才從西班牙獨立出來的歐洲小國)。

    不過,因為此時西班牙還處在歐洲戰爭的泥濘中,暫時無暇分身發動一場新的征服戰爭。接下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在遠征英國時,被英國的艦隊全滅。西班牙帝國開始衰退,征服明朝的計劃也就不了了之。明朝又一次躲過了一場大災難(前一次是征服者帖木兒打算征服明朝時,在到達明朝邊界時突然去世),這也算是中國的幸運。不幸的印加帝國,國家滅亡了,殘存下來的人民,也被同化于其他文化之中。宗教信仰因此發生了改變。

    站在曾經的印加首都土地上,不禁讓人感慨萬千: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只有積極與其他國家、其他民族進行交流,努力學習其他國家的長處,才能在歷史發展的長河中處于領先地位。不積極進取,自我封閉的國家和民族,最后只會在歷史中慢慢消失。

    哥倫布航海發現新大陸,雖然對于美洲原住民來說是一個悲劇,但是對于歐洲人來說卻是一個喜劇。從此,西歐進入快速發展的通道,并且靠征服美洲獲得的大量財富征服了亞洲、非洲。直到現在,西歐依然還是人均收入、發展水平最高的地區。如果當初沒有達伽馬、哥倫布、麥哲倫的積極探索,怎么會有歐洲的今日呢?

    中國人在經歷了明清的閉關鎖國和現代那幾十年的封閉后,現在既然能夠重新走向世界,那么我們就應該利用這個機遇,在世界這個大舞臺上大展拳腳,做出一番事業來。東南亞,非洲和拉丁美洲,就是我們的舞臺,我們應該勇于探索,在異國的天空下展現我們中國人的斗志。

    我比較佩服歷史上下南洋的廣東人、福建人,他們當中涌現了很多英雄人物,他們擊敗緬甸入侵者,讓泰國重新獨立。暹羅吞武里王朝的開創者鄭信大帝,以及現在印尼婆羅洲建立亞洲最早的共和國—蘭芳共和國的羅芳伯先生,他們都是下南洋的華人的后裔。沒有他們的積極進取開拓,現在也不會有海外華人的國家新加坡和現在的臺灣。

    應該說,當時沒有大量閩南人往臺灣移民開拓的話,現在臺灣要不就是像印度尼西亞一樣,是從荷蘭獨立出來的一個東南亞國家而已,或者早就像琉球島一樣被日本徹底吞并了。

    現代的廣西上林人,他們中很多人雖然沒有什么文化知識,但是卻敢闖敢拼,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跑到黑龍江采礦,現在又攜家帶口跑到非洲加納以及其他西非國家淘金,一個縣好幾萬人走出國門尋找機會,他們和浙江溫州人一樣,都是勇敢的開拓者和先驅者。我們多數中國人缺少的就是這種積極進取的精神。

(作者系在非洲加納創業的華人)

分享到:
【責任編輯:網編lcl】
發表評論 評論數(0)
華聲晨報簡介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微博微信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隱私政策 | 服務條款 | 意見反饋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 天津泰达对鲁能泰山直播 真钱二八杠网址 11选五5开奖有假吗 海南排五开奖结果查询 哪些游戏平台送体验金 分分pk10走势图 新时时彩人工计划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下载 j江西时时走势 德丙积分榜